肺癌幸存者19年后获手术治愈

发布时间:2017-09-11

在27岁时,纳丁•比奇(Nadine Beech)健康阳光,值得一提的是她从未吸过烟。因此,当她在1997年被诊断为非小细胞肺癌时,她完全不相信。

纳丁的医生最初也没有发现该疾病。“在一次滑水事故后,我开始吐血,我的医生认为我的肺有瘀伤,”纳丁说。她遍寻了密苏里州堪萨斯市的医生,最终,一位医生在她左肺下叶发现了直径8厘米的肿瘤。

纳丁接受了肺叶切除术,手术切除癌细胞。六周后,她又重归健身,并且获得三条黑腰带,跑完马拉松,完成铁人三项运动。

纳丁辞去了酒吧的工作,成为了一名私人健身教练。“我王者归来了“,她说到。

但是两年后肺癌又回来了。

纳丁肺癌复发

1999年,纳丁在她肿瘤医生处进行了常规CT扫描。但是,结果并非是得到一份健康清单——非小细胞肺癌在她的右肺中复发了。
纳丁感到很沮丧,不知何去何从。后来,她的朋友向她提起了MD安德森,朋友的父亲也在那里接受肺癌治疗。“她告诉我,我应该去那里接受肺癌治疗,”纳丁说。

在MD Anderson,纳丁接受了Waun Ki Hong医学博士的治疗。她被查出右肺有三个肿瘤,每一个都不到1厘米。Hong医生决定不立即治疗她的肿瘤,众所周知,肿瘤的生长速度很慢。医生知道,有一种新药即将上市,他认为该新药可以更好地治疗纳丁的癌症。

“我们只能一边等待一边观察肿瘤,”纳丁说。纳丁回到堪萨斯城,接下来的7年中,每6个月就去当地医院进行CT扫描。

基因检测揭示了更多癌症的风险

在监测肺癌的同时,纳丁了解到她有患更多癌症的风险。

纳丁16岁的时候,她的母亲死于卵巢癌,也就是母亲罹患乳腺癌两年之后,终年52岁。纳丁的祖母也在51岁时死于卵巢癌。

因为她的家族史,纳丁在2005年进行了基因测试。血液测试显示纳丁携带BRCA1突变,增加了她患乳腺癌和卵巢癌的风险。

“肺癌反而不是我预料中该得的癌症了”纳丁说。为了防止另一种癌症的发生,她做了双侧乳房切除术和子宫切除术。

肿瘤生长促使另一轮的肺癌治疗

2007年,Hong医生开始了她准备已久的肺癌靶向药物治疗。纳丁每天服用Tarceva,坚持了9年。尽管有一些令人无法忍受的副作用,包括腹泻、恶心、疲劳和痤疮,但纳丁在肺癌期间的生活质量还是非常高的。

在2016年4月,因为咳嗽不停,纳丁前往当地的肿瘤医生处进行了早已预订的CT扫描。结果显示,她的肿瘤略有增长。肿瘤医生为她应该改变药物治疗。

“肿瘤的生长对于我和我所爱的人来说并不是好消息,“纳丁说:“是时候回到MD安德森了。”

她的直觉是对的。纳丁的肿瘤当时已达8厘米,吞噬了右肺的上、中叶。

胸部和心血管外科医生Mara Antonoff医学博士复查了纳丁的病例,并进行了肺功能测试。

“测试的结果很惊人,”Antonoff说。“46岁,纳丁非常健康,有这样出色的肺功能,她完全能够忍受并且可以安全地切除两个肺叶。”

因此,纳丁接受了双叶切除术,这是一种切除两个癌裂片的手术。“Antonoff医生,她是天使,”纳丁说。“她给了我安慰和力量,我对手术的正确性毫无怀疑。”

19年肺癌后的人生课程

手术后六周,纳丁,终于,找回了久别重逢的健康。

“19年来一直与癌症相伴,这感觉像是一场马拉松。”纳丁说:“在我摆脱癌症之前,我一直在努力做到最好。终于,这一天到来了。”

纳丁把MD安德森称为“官方治疗。”接下来的两年里,她每三到六个月就会去“官方“做CT扫描。

“我会鼓励癌症患者和她们的看护人,把更多的时间花在减压上,”纳丁说。“每天保持耐心和向上,健康生活、保持信心、十分耐心,MD安德森会让你的癌症灰飞烟灭。

相关阅读文章
真实记录那些年,新里程美家服务过的患癌医生们……
指南
更多>>

©2017